亚太家居头条网
当前位置:亚太家居头条网 > 网易家居 > 正文

暴风互联网电视持续亏损 押注软硬一体化

(原标题:暴风互联网电视持续亏损 押注软硬一体化)

2016年,暴风TV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644%至9.3亿元,占暴风集团该年度总收入的56%。但是,同期暴风集团硬件销售部分的营业成本高达10.57亿元,同比增长778.90%,毛利率为-15.29%,成了暴风集团2016年营收翻倍净利却下滑70%的主因。

电视品类在暴风2015年上市后才正式启动,2016年是该业务面向市场的第一个完整的会计年度。从暴风TV从去年至今的业绩看,其几乎一直处于营收增长但持续亏损的尴尬局面。

7月20日,暴风集团发公告称,因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股权可能发生重大变化,进而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重大变化。记者发现,尽管其合并报表公司众多,现阶段影响最大的就是电视业务。

著名家电产业观察家、评论家秋实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如果暴风TV继续亏损,不排除公司再次进行资产重组或整合的可能。至于暴风TV能否如公司预期在2019年盈利,仍需经受来自自身向高端转型和行业激烈竞争的双重考验。

暴风TV增收却不见利润

电视业务的出现,让暴风集团的营收不再仅靠广告支撑。2016年年报显示,2016年暴风TV销售约80万台,销售收入达到9.3亿元,同比增长644%,占暴风集团总收入的56%。

不过,受电视业务尚处积累用户的投入期、上游电视面板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影响,同期暴风集团硬件销售部分的营业成本高达10.57亿元,同比增长778.90%,毛利率为-15.29%。并且,营业成本中,硬件销售即终端成本占整体营业成本的比重达88.03%,这也使得其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69.53%。

近日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,报告期内,暴风集团的营业收入预计同比增加50%至80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30%至0%。上半年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,公司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暴风统帅)的互联网电视业务营收同比增幅超100%,但暴风统帅处于业务拓展期,成本费用增加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留意到,暴风TV是暴风2015年5月发布“全球DT大娱乐战略”后公布的第一个战略级业务。2015年7月,暴风集团宣布联合日日顺、奥飞动漫、三诺数码成立暴风TV;2016年8月,暴风集团宣布旗下暴风TV获A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,融资后公司估值20亿元人民币。

7月23日,记者浏览京东和天猫所售暴风TV时注意到,暴风TV在京东自营的评价条数最多(6.1万+)的一款产品,是2016年上市的“40X 40英寸高清智能网络电视机”,该机型目前售价1699元。在暴风TV的天猫旗舰店,销售最多的也是该产品,总销量显示为7万+。而其今年5月新出的ECHO系列,目前在京东自营的评价条数是400+。

“暴风一直在做视频终端,这几年也涉及了很多业务。总体来讲,结合它2016年年报和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看,营收增长中来自于硬件TV的销售是其中一大块。但从2016年年报看,暴风TV销售约80万台,销售额9.3亿元,也就是说,它的单价是一千多块钱一台。”秋实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,从电视产品线来讲,暴风TV虽是互联网电视的新品牌,但产品偏低端。

秋实表示,从整个彩电品类讲,互联网电视的销售都是低价切入来吸引用户群、提高用户粘性,但在行业往高端产品转型的背景下,不能简单将此视为利好。

过去几年,互联网电视被视为家庭娱乐经济的大屏入口,乐视、小米、暴风、PPTV等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,但电视行业本身面临难关。

今年7月18日,奥维云网公布的“2017中国彩电市场半年度总结报告”显示,上半年,我国国内电视机零售量2181万台,同比下降7.3%;电视企业普遍利润下滑,全行业净利润估算不足1%。

秋实指出,从几个研究机构提供的数据看,整个彩电行业上半年处于下滑趋势,特别是6月份的销售数据基本上全行业都在下降。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是,电视的总“盘子”在变小。暴风2017年上半年电视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00%的数据放到行业看,首先它体量较小对行业没有什么影响,其次它更多的重点是在销售量不是销售额上。

 去留和软硬件一体化

7月20日,暴风集团发公告称,因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股权可能发生重大变化,进而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重大变化。

暴风集团2016年年报的主营业务情况部分显示,暴风影音、暴风电视为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业务,暴风魔镜、暴风体育为公司的战略布局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参考年报中的主要控股参股公司分析发现,符合这一方向的重点公司共3家,分别为天津鑫影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鑫影科技)、暴风统帅、北京风秀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风秀科技),三家公司对应的主要业务分别是计算机信息服务及广告、商品销售、网络视频。

其中,鑫影科技的盈利、风秀科技的亏损均在千万元级别,暴风统帅去年则亏损3.58亿元。因此目前来看,虽然合并报表公司众多,但对暴风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电视业务。

对此,秋实分析称,如果暴风TV继续亏损的话,不排除进行再次资产重组或整合的可能性。首先,乐视的模式基本是互联网企业涉足电视的普遍模式,这个故事讲了很多年了,这种故事如果再讲资本市场是否会感兴趣;其次,生态模式作为互联网企业路径的一个代表,能不能继续走下去,既取决于企业本身的发展前景,也取决于投资机构对于企业能不能取得价值预期的判断。乐视这种标杆类企业出现这么大问题,可能对暴风TV后面再融资也会有影响。

“如果后面暴风真的要‘甩掉’暴风统帅的话,硬件部分的缺失不排除可能和别的硬件企业再次展开轻资产的合作。”秋实提到,轻资产合作模式,互联网企业难有优势或话语权可占。以PPTV和康佳推出定制机型的模式来讲,对硬件企业来说是补充而非主导。

暴风集团预计暴风TV业务的盈利时间是2019年,秋实认为,能否实现尚待考验,判断依据主要有两点:一是暴风TV本身的定位,一旦陷入“低价”标签,产品、品牌的升级或不易拉升;二是来自同业的激烈竞争,无论是硬件企业、软件企业或说是互联网企业,都在跨界。

围绕暴风集团的软硬件一体化投入力度和布局现状,以及版权支出规划,暴风方面7月21日回应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称,在软硬件一体化的投入方面,公司正在发力两大模块:信息流内容分发和智能语音交互。在版权支出方面,暴风一贯坚持“以用户为核心”的产品理念。不盲目追求版权的获取,而是专注提升用户的体验和产品的效率。

分享到:更多 ()
'); })();